全国航班查询预订企业目录:新站到·新栈道 » 资讯 » 企业百科 » 文章详细

南非EO公司paladin Executive Outcomes简介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646次 时间:2017-02-12
EO的标志是“帕拉丁”(paladin)——国际象棋里的“骑士” 事实上EO公司在1999年1月1日就关门大吉了,该公司“目前”早已经不存在了。EO的全名为Executive Outcomes,翻译过来就是“执行结果”。战略资源有限公司的原名为Strategic Resource Corporation,简称SRC。SRC其实是EO的母公司,EO是SRC的32个子公司之一,这些子公司的业务涵盖了采矿、空中运输租赁、安全保卫等等,这些子公司的注册地在不同的地方,有在南非,有在巴哈马群岛,也有在马恩岛(英联邦半自治区)。 EO的表面客户都是受国际承认的合法政府,最著名的客户是安哥拉和塞拉利昂,但其实EO真正的客户是那些采掘自然资源的跨国企业,比如戴比尔斯钻石联合企业(DeBeers)、英国石油(BP)、德士古石油、海湾-雪佛龙石油等等。以塞拉利昂为例,当时的临时政府根本没有钱雇用EO去对抗RUF的叛军,但有一家名叫支路能源的公司(Branch Heritage)替塞拉利昂政府作信用担保,EO的工资实际上是由支路能源支付,而当EO每夺回一个钻石矿,支路能源都可获得其60%的开采权。
联合国一直要求塞拉利昂政府解除其与EO的合同。在1997年塞拉利昂政府与RUF签订的和平协议条款中就包括了让EO及其他的所有外国军队撤走。讽刺的是,当EO撤走后,RUF很快又打了回来。对于电影《血钻》里的那群南非雇佣军,有人说就是影射EO。事实上这部电影里的时间背景是在1999年,当时RUF已经攻到了塞拉利昂首都的郊区,且不说EO早已经撤出塞拉利昂,而且在那一年的年初就已经结业,怎么可能还在塞拉利昂活动呢?
创始人编辑
EO的创始人伊宾·巴罗(Eeben Barlow)曾经是南非第32空中侦察营的第二把手,退役后又成了国民合作局(CCB)的职员,国民合作局是专门与非国大(ANC)作对的种族压迫机构,主
南非EO公司雇佣兵
南非EO公司雇佣兵
要活动有情报工作和暗杀行动等。当南非在1989年取消种族隔离政策后,非国大领袖纳尔逊·曼德拉解散了执行种族压迫任务的单位。由于面临失业,巴罗便干脆跳出来创业,组建了EO公司,职员都是过去的战友和同事。
有些资料里说EO是现代PMC的始祖,巴罗的书里也是大言不惭地说他开创了现代PMC的先河。但事实上EO成立于1989年,而MPRI却是在1987年成立,装甲集团的前身防卫系统有限公司(DSL)在1981年就开始运作,DSL和EO一样在安哥拉很活跃。德阳集团历史更久,其前身在1946年就已经成立,虽然当时成立的航空服务公司只是承包美军的作战飞机维护,但这也好歹是正儿八经的“军事承包业务”啊。
公司状况编辑
EO总是能以少胜多,而且伤亡甚少,与之相比,被他们打死的敌人数字则高得简直不成比例。这一方面是因为EO的士兵装备精良,他们有武装直升机、装甲车和榴弹炮,还有燃料空气炸弹这样的大杀器,而他们的敌人多数只有轻武器,重型装备不多;另一方面也是因为EO的士兵是来自南非和其他国家的退伍军人,本身训练有素,军事素质高,而他们的对手如RUF,大多没有足够的训练,就如电影《血钻》里的情节差不多,抓回来的壮丁里就有不少小孩子,发一支生锈的AK和一堆子弹,刚学会打枪就派上前线,用来对付老百姓或是水平同样差不多的塞拉利昂政府军还行,但对付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雇佣军就差太远了。有一次在科诺省的一个矿场上,只有60多名EO士兵就顶住了上千名RUF持续一周的进攻,此期间EO的士兵始终坚守一条原则:从不进入没有直升机火力支援的作战区域。
EO能吸引来许多经验丰富的外国退伍军人,一方面是因为工资高,而退伍军人找份好工作也不容易——尤其是特种部队出来的,他们除了打仗,并无其他能赚大钱的一技之长。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有好的福利待遇。包括《世界军事》在内的一些文章里提到EO的“全药品保障”,其实就是战斗期间出现“工伤死亡事故”的话,药品、医疗都是免费,挂掉了也有保险公司赔钱。到了现在,如果有哪家PMC/PSC敢不给下面的“临时工”买保险的话,估计也没人愿意跟他们签合同。
参加EO的外国人里,至少可能有过两个中国人吧,其中一个是在法国外籍军团退役。EO解散后又加入MPRI,现已殉职。有些军事论坛上的人可能听说过或认识此人,他的假名叫“李普”。
大本营编辑
虽然EO的大本营一直都在南非,但从1993年开始,EO总公司的业务就搬到了英国,这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伦敦是国际武器交易中心和防务交易中心;第二,这有助于摆脱南非的非国大政府对他们业务的干预。
南非政府一直看EO不顺眼,这是因为EO的雇员很多是以前跟非国大作对的,当南非在1998年签署加入了反雇佣兵的国际法后,便强令EO结束其业务。EO关闭后,许多前EO的高级职员在南非或其他国家建立了许多类似的企业,有私营军事公司,也有保安公司。
20世纪90年代以来,EO公司生意兴隆。1994年,它派出一支小型快速部署的、有着良好的空中保护和装甲的雇佣部队,几天内就平息了卢旺达的危机,轻轻松松赚了几千万美元。塞拉利昂自1991年发生内乱以来,反政府武装攻势凌厉,政府军节节败退。无奈之下政府于1995年和EO签订了一份为期两年的合同。EO派出300名雇佣军协助政府军作战。不出几个月,反政府武装即溃不成军,不得不与政府军签署了和平协议。EO公司当然报酬不菲,不仅每月有120万美元进账,还得到了钻石矿的开采权。不久,巴布亚新几内亚又找上门来,请求EO帮它围剿闹独立已达9年之久的反政府武装。这一次,由于巴政府后来发生的政变而中断了合同,但EO仍然从中获得了3600万美元的高额利润。1998年6月,EO公司再传“佳音”:它在过去两年半里对安哥拉政府的鼎力相助终于使反政府武装同意谈判了。安哥拉政府为此支付了6000万美元,而EO所付出的代价仅为20名雇佣兵的死亡。